当前位置: 首页>>草草发地布地扯ccyy >>tom影院中转入口汤姆叔叔

tom影院中转入口汤姆叔叔

添加时间:    

股权融资迟迟没有下文,FF依旧面临严重资金困境,造车更是没有音讯,贾跃亭在FF搞合伙人架构是要做什么?因为不肯放手控制权,贾跃亭多次拒绝FF的投资机会,甚至和救自己于破产的恒大公开闹翻,这次怎么就突然愿意让出顶层治理权了?这是外部投资者愿意投资FF的前提条件吗?

中国家庭的总户数是4.6亿,而且随着户均人口的下降,未来家庭总户数依然趋于上升。假定户均1套住房或者汽车,那么分别按照1.5%和10%的折旧率,对应的更新需求每年分别是700万套和4600万辆。而目前中国的户均住房已经超过1套,但户均汽车保有量约为0.5辆,后者依然有上升空间。

居民消费率的差别背后折射的是收入分配的巨大差异。美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能超过2/3,在于其GDP的76%分配给了居民部门。而根据中国统计局的城乡一体化调查数据,18年中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.82万元,占人均GDP的比重仅为44%,说明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占比过低,所以没钱消费。

实际上,第九城市早已淡出了主流科技公司,2018年中报营收仅为200万美元,很难相信朱骏的第九城市能对FF投资数亿美元。第九城市真的有能力帮助FF造车吗?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。从实际结果来看,九城并没有解决FF的资金危机。今年3月,FF出售了自己洛杉矶总部,筹得超过千万美元资金;并且挂牌出售内华达沙漠工厂的荒芜土地。今年4月底,FF从美国一家商业银行获得2.25亿美元债券融资。

而与此同时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、拜腾等国产竞争对手已经纷纷发布新车,有的已经量产交付,甚至推出了第二代车型,但他们同样面临着资金问题。同样是2014年在洛杉矶落地造车的万向集团,2016年就开始在南加州兴建工厂,其收购Fisker后创办的Karma已经在2018年量产发售,今年又推出了第二代量产车型。电动车巨头特斯拉也走过了因为Model 3无法交付导致的最为艰难的2018年亏损困境,中国上海的组装工厂也即将投产。

施安平举例介绍了一个记忆犹新的案例:“共享单车最热的时候,某一个共享单车的创始人找过来,我们当时就说这个商业模式可能不是我们投资的方向,这位创始人很不屑地嘲讽:不懂共享单车就不懂风险投资。我想我这个不懂风险投资的人,今天依然继续在做风险投资,可是对方已经快关门了。任何一个机构都要有自己的投资逻辑,我的投资逻辑很简单:为出资人挣钱,不是为出资人挣虚幻飘渺的估值。”

随机推荐